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浑圆白皙的大屁股的舅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浑圆白皙的大屁股的舅妈。
1990年夏,我十七岁,刚刚高中毕业。 暑假来了,高考分数还没有公布下来,我一个人在家里呆着百无聊赖, 母亲就对我说你去舅舅家玩吧。 没想到母亲无意中的一个建议,竟成就了我由一个孩子向男人的转变。 就是在那个夏天,我那漂亮而又丰腴的舅妈进入了我生命中的里程, 而我则吹着青春的号角,一次又一次地进入了我舅妈的身体。 现在每次回想,我仍不由得唏嘘感慨。 湖南夏季的乡村,炎热而激情。 时值农忙季节,到了晚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喜欢搬张小竹床竹椅什麽的到村子的广场上纳凉。 由于和大多数人不熟,我不太愿意和他们凑到一起聊天, 因而真正能和我说说话的就是我那已经经媒妁之言有了婚约的表姐。 表姐比我大两三岁,高中毕业后就在镇上一个乡办企业上班, 因不满约定的婚姻经常和我抱怨她的苦楚。 而我,则是一个忠实的听衆,那时的我,还不懂怎样去安抚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月色明朗的夜,农忙最难的阶段过去了, 第二天表姐就要回去上班了。 坐了一小会儿之后表姐对我说老是坐在这没什麽意思, 想出去走走。 我和表姐沿着小树林、田间小道到处游逛, 虽然离村子很近能听见纳凉的人们的喧嚣,但心中却有一种远离尘嚣的甯静。 抱怨了半小时对婚姻的不满后,表姐终于累了, 我们在一个草垛上坐了下来。 「你看我的腿,今天差点爬了一只蚂蝗进去, 现在还有个洞。 」表姐撩起裙子让我看她腿上的伤。 我摸了一下表姐的腿,光滑而细腻。 我的心突然一下子抖动起来。 我惊恐地看了一下表姐,发现表姐正盯着我。 我越发感到无地自容,仿佛心中的那点冲动已被她看穿。 其实我很早就比较喜欢表姐,只是不敢往男女之间那方面想。 此时此刻,我突然像在黑暗中看到了光芒一样, 我从未萌动的心好像突然一下子懂得了男女之情。 我坚定地对自己说,做一个男子汉!在默默地鼓了数次勇气后, 我慢慢地抓住了表姐的手。 我明显地感觉到表姐的手也在颤抖。 但是表姐的目光是坚定的,充满了鼓励和期待。 我拉过表姐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在经过了漫长而又波涛汹涌的几分锺后,我开始感觉到表姐正在用她的脸在我的脸上磨蹭。 我转过头,嘴唇碰到了表姐湿润的唇。 表姐用唇含住了我,在那几分锺的时间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任由表姐暗示、引导都浑然不觉。 等我逐渐适应,我才发现表姐正用舌头在我的唇齿间探游。 我隔着衣服抓住表姐的乳房却不知道如何揉动, 只是紧紧地抓着舍不得放下。 表姐扯开我的手,解开衣服再把我的手放上去, 并让我一边抚摸。 我发觉抚摸乳房竟是如此的美妙,是我此前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在表姐的乳房上流连忘返,我抚摸着,揉搓着, 用手指捻着她的乳头任由表姐从和我热吻到放弃我的嘴而独自陶醉。 然而,我还是个孩子,我还不懂男女之欢。 在我努力地忙碌了近半小时后,突然听见表姐说快点啊。 我正在迷谩什麽表姐说快点。 表姐拉着我的手从裙子里放到了她的屁股上。 我这才明白表姐爲什麽催我快点。 我装着很内行的样子,把表姐的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把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下就义无反顾地压在表姐身上了。 我使劲地把我的鸡巴往表姐那下面顶,我隐隐约约知道要进一个洞才叫成功, 然而我从来没见过那是一个什麽样的洞我也不知道它确切长在哪个地方。 我只是一味地毫无目标的冲撞。 表姐可能开始感觉到我什麽都不会,她用手抓住了我的鸡巴想引导我进去。 然而,当表姐的手接触到我的鸡巴的时候, 我那兴奋的阀门已经彻底打开了在心理上的高潮带动下, 在刚刚进入表姐的大阴唇接触到表姐的小阴唇, 刚要进入表姐的阴道口的时候我全身勐地一抖, 精液一股又一股喷到表姐的阴道口和阴毛上然后流到裙子上, 留下了一块大大的湿湿的精印。 造化弄人啊!!!我那亲爱的表姐,我的性啓蒙老师, 竟未成爲我的第一个女人!第二天舅妈在晒表姐的那件裙子时, 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中午,舅妈让我和她一起给外面干活的舅舅送饭。 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只有几十根竹子的小竹林, 舅妈突然要小便就让我在前面等。 一会儿后听见舅妈喊我,我走过去离着远远问什麽事。 舅妈问我有没有手纸或餐巾纸什麽的,我说正好有两张餐巾纸, 就隔着灌木丛扔了过去。 然而有点风,加上纸实在扔不远,结果舅妈拿不到。 她就让我拿给她。 我把纸捡起来走到舅妈跟前,我看到舅妈正背对着我蹲在地上, 手向后伸着来接我的纸。 舅妈的裤子褪得非常低,已经全到脚脖子上了, 而上衣却撩起非常高那白白的、浑圆的又带有肉感的屁股整个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的脸烧得磙烫,正要跑开。 却听见舅妈轻声的说: 「不要偷看哦。 」此时的我,经过表姐的那一役,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我十分敏感地听出了舅妈声音中那外延的含义。 我停了下来,看着舅妈在我面前慢慢地翘起她雪白的大屁股, 用我给她的纸一下一下地擦拭阴部。 看着舅妈的阴唇在手纸的压力下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阴道, 然后又合拢上来被稀稀疏疏的阴毛覆盖。 我的阴茎一下子膨胀起来,我只觉得唿吸急促, 耳根烁热。 然而舅妈终于完成了她的擦拭,穿好裤子转过身来, 看到我并没走远舅妈并没惊讶, 而是走过来抓住我的手使劲地握了一下说: 「坏东西回家吧。 」那一年,舅妈四十一岁,虽然是在农村,脸上虽然有些许不易察觉的皱纹, 但由于外形漂亮整体看一点都不显老,由内到外散发着一股令人迷恋的成熟的气息。 晚上,舅舅到别的人家聊天去了,我和舅妈照例在家门口纳凉。 虽然点了蚊香,但是仍然有蚊子侵犯我的领空。 舅妈就让我坐到她旁边,她好用扇子帮我赶蚊子。 正上高一的表弟到别的人家看电视去了,我和舅妈就有一没一地闲聊。 闻着舅妈身上散发的体香,中午那一幕在我眼前不停地回放。 我说: 「舅妈你把扇子给我,我帮你赶蚊子。 」在接扇子的时候我故意捏了一下舅妈的手。 舅妈装着没在意, 说: 「你帮我赶蚊子那我就睡一会儿吧。 」舅妈就势在竹床上背朝着我躺了下来。 我摇扇子的手不时地碰着舅妈的腰,十几分锺后, 我把扇子放在舅妈身上手就顺便放在舅妈睡的竹床上, 并贴着舅妈的后背。 见舅妈没有反应,我壮着胆轻轻地用手在舅妈衣服和裤子之间的腰部抚摸了一下, 就像不经意一样。 如此反复了几下,舅妈似乎睡着了似的没有动静。 我知道舅妈是故意的。 我把手慢慢伸进了舅妈的衣服里,怀着崇敬的心情激动地小心地抚摸着舅妈的背, 然后又慢慢经过腋下触摸到了舅妈的乳房。 夜色迷蒙却也不十分昏暗。 在夜色的掩护下,我,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在天之下地之上, 正抚摸着我亲爱的舅妈的乳房。 舅妈的乳房比表姐的大且略有下垂,但仍极富弹性, 尤其是奶头大多了。 在我的不断刺激下,舅妈的奶头直挺起来,并且似乎分泌出了点点液体。 我把手沾着那粘液尝了尝,看是不是奶汁,结果并没有分辨出来。 时间过得非常快,正当我还沈浸在舅妈的乳房的时候, 我突然隐约看见舅舅回来了我赶紧拿起扇子使劲地给舅妈扇风, 并拍醒舅妈说: 「舅妈给你扇子我回去睡了。 」回到屋里,我一边回味着舅妈的身体,一边自己尽情地手淫了一次。 黎明来到了,太阳出来了,这个白天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一个白天啊, 整个白天我都是在失神中度过的我不敢正视我的舅妈, 我只是急切地渴望夜晚再次来临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和我性感的舅妈在夜晚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约会 只是我们都没有面对。 美丽的夜晚终于来临了。 几乎是前一晚的照搬,舅舅和表弟又都跑出去了。 我坐在舅妈身旁,这晚我们很少说话。 舅妈装着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把扇子给我。 几分锺后,我仍然毫无新意地从触摸舅妈的后背腰部开始, 到搓揉舅妈的奶头用手掌度量舅妈奶子的大小。 就在我几乎没有什麽新奇的玩头时,我突然想到, 我应该摸摸舅妈的屁股因爲我最爱从后面看我舅妈的屁股了。 我从舅妈的裤腰往下探去,去发现舅妈的裤腰竟然是松开的!我摸到了舅妈裤头, (也是我们男人穿的那种大裤头不是现在的三角裤), 从短裤里再进去我摸到了舅妈的股沟。 多麽美妙的事情啊,我不禁爲自己有这样的创意而洋洋自得!舅妈的屁股丰满光滑, 有肉却不肥硕我一个巴掌都盖不住。 我在舅妈的屁股上停留了几分锺后,我又开始往下, 我碰到了一片湿湿的粘滑的区域我心想这肯定是舅妈的屄屄, 但从后面摸实在不大方便隔着裤子裤头,还要把手扭过来摸。 于是我把手抽出来,想从舅妈的身体上越过去, 从前面进去舅妈的那片湿地继续探索。 我把扇子继续盖在舅妈的身上做掩护,手从舅妈的裤子前面伸进去, 我摸到了舅妈的阴毛很少,再往下,就是已经一片汪洋的湿地了。 我的手在舅妈的屄附近游走,其实我对那里一点都不熟悉, 包括表姐的那里我都没见一次。 然而,我突然觉得我摸到了一个似乎有吸力的地方, 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就进到了一个无比滑嫩的洞里。 正在这时,我亲爱的舅妈突然抓住我的手紧紧地用力地抓握, 我以爲舅妈对我的冒犯生气了一时不知所措。 舅妈使劲握了我几下后,看看周围没什麽人, 突然又使劲地抱了我一下说: 「快来。 」跟着舅妈急速来到她家楼上的小隔层,里面放着几床备用的褥子和散乱的家什。 舅妈把我一下扯进去,迅速把门关上,然后紧紧抱着我。 我浑身血往上冲,意识混乱而又清晰。 舅妈很快地把我的衣服脱掉了,同时又很快地脱完了自己的衣服。 我利用前几天刚从表姐那里学来的知识,开始主动亲吻舅妈。 我的唇一接触到舅妈,她就把舌头放在我的嘴里使劲地搅动, 并用力地吮吸我的嘴唇和舌头。 我的手抱着舅妈的屁股,毫无遮掩的屁股,此刻在我的手里任由我抚摸享受, 我流连忘返舍不得放下。 舅妈把我扳倒躺在还没展开的褥子上,她跨过我蹲在在我身上, 把我的两只手拿起来放在她的奶上揉搓然后用手扶住我早已昂然直立的鸡鸡一下子就坐了下去。 天啊,那是一种什麽样的感觉,我的灵魂在舅妈的那一坐之下直接升到了九天!我感觉我的阴茎突然被一种无比温暖、无比柔软的世界所包围, 我所感觉到的幸福是手淫时无法体会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此刻我是多麽爱我的舅妈啊!我愿意爲她献出一切!舅妈却并没有体会到我的内心世界, 她很娴熟地在我身上扭动、套动。 阁楼很热,舅妈身上的汗流下来滴在我的嘴里, 我觉得那是人间最好的味道。 我擡起头舔了一下舅妈的奶,其实这是我第一次用嘴接触乳房。 舅妈看着我,露出了笑容,她把我的头抱起来贴在她的胸口, 一边仍在我身上使劲地起伏套动。 时间过得真慢,就在这十几分锺的时间里, 我的脑海展现了无数人间美景回忆了无数舅妈从前的身影。 时间过得真快,我还没有来得完全享受我心灵上的愉悦, 舅妈突然一声闷叫然后急剧加快了套动的速度和力度 再接着就是勐地一抖并伴随一声压制住的狂热的呻吟, 停住两三秒锺后又是勐烈的一抖和呻吟如此反复十几下。 尽管我此前连续几天都射过精,但是在舅妈如此勐烈的轰击下, 我终于压制不住一声闷吼精液如炮弹一般,一注又一注直射舅妈的子宫。 完事后,舅妈很快地清理了一下现场。 整个过程中,我和舅妈没有说过多少话,也没有体现出过多的缠绵。 我们就像一个彼此交汇的流星,热烈而迅速地闪耀了一下光芒, 然后就冷却消散了。 第二天,我去县城去取录取通知书。 此后的日子,我沈浸在未来大学的梦想中,暂时忘记了舅妈那一晚的激情, 一直到大学开学也没有再见到舅妈。 然而我的心,已经被舅妈系上了风筝的绳子。 新鲜的大学生活很快适应了。 这时,我逐渐开始想念舅妈。 舅妈美丽的脸,好看的身材,性感的屁股,尤其是那激烈而没有阻隔的爱, 令我每个晚上周而复始地遐想我开始活在对舅妈的思念里, 活在对舅妈的回忆里。 令人期盼的寒假终于来了。 我迫不及待收拾好行李往家赶。 那时舅妈家还没装电话,当时我多麽想给舅妈打个电话, 告诉舅妈我回来了我要来看你来了。 回到家,父亲告诉我说舅舅托人带来了口信, 说要是我没什麽事就到他家去玩顺便帮表弟辅导辅导功课。 我简直乐不可支,上天真是太眷顾我了。 经过几天拜访老同学,陪父母亲唠唠之后, 离过年还有十来天我带着一些换洗的衣服,来到了我盼望已久的舅妈家。 舅妈没有任何变化。 而舅舅和舅妈一见到我都说我长大了,成熟了, 像男人了还教训表弟说要向我好好学习,将来也考个好大学, 做个有出息的人。 我心里无比惭愧,我的出息,就是舅妈那无限美妙的身体啊!表弟学习挺自觉, 舅舅不在外面干活就是到老乡家打牌吹牛。 舅妈做饭的时候,我陪着在旁边添柴火。 我看着舅妈,舅妈也看着我,我看见舅妈的眼睛里逐渐晶莹, 然后一行行的泪流了下来。 舅妈说,这半年来,她无时无刻地思念着我, 想着我的一切想得晚上经常失眠。 一会儿她又说她对不起我,要我多看书,尽量忘掉她, 做一个好大学生。 在舅妈这些相互矛盾、不成逻辑的话里, 我感觉到舅妈在理智与渴望之间挣扎。 我故意说: 「舅妈,半年来我想你都想得发疯了, 你让我忘掉你我会精神失常的。 」舅妈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眼泪再一次往下流。 我走到舅妈身边, 捧着她的脸轻轻地吻了一下说: 「舅妈我爱你。 」那个年代,「我爱你」三个字是很难听到的。 我看见舅妈那勺子的手不断地颤抖,突然不顾一切地抱住我, 轻轻而急促地说: 「我也爱你我想你,我是你的。 小冤家,舅妈就是你的女人,只要你要,舅妈一直都给你。 」晚上,舅舅照例去打牌去了,表弟在另一个房间学习, 我在舅妈的房间里和她一起看电视爲了过年刚买的新电视。 电视在房间门口旁边的桌子上,我们坐在里边, 外面来人都能看得到。 我抓着舅妈的手坐在舅妈旁边,过了一会儿, 我放开手搂住舅妈的腰由于搂住腰外面来的人可能能看得到, 舅妈提醒了一下。 我就放开手直接伸到舅妈的屁股上。 久违的屁股啊,我不停地抚摸,用手指轻轻抠那菊花洞, 抠那前面的肉洞。 舅妈稍微往前倾坐一下姿势,把屁股往后擡了擡。 这样我能比较方便地运动了。 我把手指插进舅妈的屁眼里,看得出舅妈不太舒服, 但是爲了让我高兴她没说什麽。 我又把手指往前面的肉洞里插,但由于坐着的姿势, 要插进去深一点还是很难。 就在舅妈的屄前屄后转悠了半天后,我把手从后面拿出来, 直接从舅妈的裤子前面伸进去。 舅妈嗲怒地看了我一眼,拿了个带着很大一块花布的暖手器放在胸前腿上。 我摸到了舅妈的阴道口,里面已是淫水泛漤。 我伸进去一根手指头,慢慢地来回在里面抽插。 舅妈装作在看电视的样子,其实电视里放的什麽她什麽都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食指老是卷缩着挺累, 就和中指一起塞进去抽插。 舅妈一直都弯着腰护着我的手不想让外面进来的人能一下子看出来, 这时她勐然伸直了腰并把胯部往前送。 我知道舅妈快要射阴了,我加快了抽送并不停地在里面搅动, 分把锺后舅妈脸色潮红,使劲地抓暖手器,我感觉到手指被舅妈的阴道一阵一阵地挤压。 我看了一眼舅妈, 舅妈小声地说了声: 「心肝快去洗洗手。 」等我回来后,舅妈就依照同样的掩护方式, 替我打手枪我那积攒了一个学期的精液全撒在短裤里了。 由于没有绝对安全的机会,接下来的两天除了这样互相摸摸外, 并没有更多的接触。 第三天,终于机会来了。 这天舅舅要出去收替人打工的帐,本来要我陪他一起去, 后来舅妈说我刚放假回来要多休息就拉着表弟一起去了。 我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啊,这几天怕我伤着身子, 舅妈想着法子给我补身体又是杀鸡,又是做我最爱吃的粉蒸肉丸, 由于我远道而来又是舅舅认爲的贵客,所以这些都名正言顺。 只是舅舅永远不会想到,这些营养産生的精虫, 最后都要射进舅妈的子宫里。 等舅舅和表弟他们走后,舅妈把院子的门闩插上, 大门也从里面锁上了并把房子的后门插销只插上一点, 舅妈说后门开关门没什麽声音要是万一舅舅他们提前回来就说我们关了前门从后门进出。 从舅舅他们走后我的心就一直狂跳,期待半年的梦想此刻就要实现了, 我兴奋不已我那激昂达鸡巴从那一刻起就一直立正状态, 没有稍息过。 舅妈牵着我的手走到了他们的床前,这一次, 我替舅妈脱完了衣服由于是冬天,我们赶快钻进了被窝。 我在被窝里迅速地把舅妈全身摸了个遍。 这一次没有炎热的汗水,没有时间上的匆忙。 我从舅妈的眼睛吻起,吻到嘴巴,用舌头纠缠了一会儿后, 我含住舅妈的奶头使劲的吮吸,用舌头在舅妈的奶子上, 在她的胸口到处舔。 这一次,舅妈像一个温柔的小女孩,任由我肆意玩弄。 我掀开被子忍住寒冷,把舅妈屄仔细翻开细细研究, 舅妈的屄并不大阴唇略比别的地方顔色深一点, 但翻开顔色较深的阴唇后里面就是细滑柔嫩的屄肉了。 舅妈的阴毛不多,快可以算得上是白虎了,阴蒂也并不很大, 不过突起很明显。 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味道,感觉没有想象的那麽甜美就没有再舔。 由于这样查看舅妈的屄,我的身子和舅妈正好相反。 一直没有怎麽动的舅妈突然把我伸到她面前的腿抱住, 然后用舌头一下一下地舔我的鸡巴。 我觉得很奇怪,怎麽还有这样的感觉。 舅妈又不时地含住,用牙齿轻轻叩咬我的龟头。 我正体会着这从未体会过的体验,舅妈用手把我的头往下按了按, 说: 「你给舅妈舔舔。 」我只好忍住味道慢慢舔。 从舅妈的屄毛开始,我一步一步地舔,舔完阴蒂, 我把舅妈的屄整个用嘴含住使劲吸。 舅妈说: 「心肝,你倒挺会玩。 」我说: 「无师自通啊。 」吸了一阵之后,我掰开舅妈的阴唇,开始舔里边那粉红红的肉, 渐渐地我并不觉得舅妈屄里的味道不好相反越来越喜欢了, 我惊叹自己的适应能力如此之强。 这时舅妈正在舔我的龟头上的马眼,见我屁股向上一挺一挺的, 就用嘴含住我的鸡巴使劲地一边吸一边上下套动。 在经过一阵强忍后,我终于把我的精液全部射进了舅妈的嘴里。 我爬过来看舅妈,只见舅妈把精液全咽了下去。 舅妈看了一眼我的鸡巴,有些疲倦但仍然挺着。 舅妈说了声: 「心肝你躺下来。 」我躺在床上小憩一下。 舅妈爬到我身上,从我的乳头吻起(我不和她嘴对嘴吻了, 哈)吻到肚脐眼吻到蛋蛋,吻到脚趾头,然后又翻过来吻我的屁股, 我把舅妈的头按了一下舅妈就在我的屁眼上使劲地用舌头舔, 用舌头戳。 全身吻过一遍,舅妈扶住我的鸡巴坐了上去, 对我说: 「心肝我是你的女人,我爱死你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舅妈在我身上不停地扭动, 我用手不停地捏舅妈的屁股捏她的奶子,舅妈还用嘴含住我的手指头舔。 终于时间不长,舅妈就在一阵悸动中高潮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的鸡巴才刚刚恢复了一些感觉, 迫切需要得到进一步的刺激。 我把舅妈翻过来躺下,我压在舅妈身上用这种最普通的姿势抽插。 十来分锺后,舅妈似乎又从失神中恢复了感觉, 把双腿举到我肩膀上开始不停地使劲掐我,我越发勇勐地冲刺了, 每一个冲刺触摸到舅妈的子宫口。 舅妈一边摸我一边说: 「心肝,你插到我心里了!」我十分地自豪, 我亲爱的舅妈我在你的身体里, 我是你的一部分!我说: 「舅妈, 只要有机会我愿意天天帮你插。 」舅妈说: 「不行,你还要长身体呢。 」我说: 「我是大人了。 」舅妈沈默了一会儿, 说: 「是啊,我家小心肝是大人了, 是我男人了。 」我听了连忙说: 「那你要叫我哥哥,让哥哥用力插你。 」舅妈绯红了脸, 轻轻地用无限妩媚的声音说: 「心肝、哥哥、老公, 你使劲操我吧我的屄就是长给你操的,我的屄每天都想哥哥的大鸡巴操。 」舅妈的话极大地刺激了我的干劲,我没有换任何姿势, 就这样不停地大范围抽插每次抽插鸡巴都全部出来又全部进去。 舅妈浑身上下一片酥软,只有手还时不时地用力捏一下我, 眼睛里露出无限满足和骚情完全一副痴态。 半个小时后,我的兴奋阀门逐渐来到,正在这时, 只见本来一动不动的舅妈突然全身紧绷起来把腿从我肩上拿下来支在床上, 屁股和胯使劲擡起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弯弓,并把手把住我的屁股, 使劲地拉我的屁股往她的屄上撞我感觉到她的手突然特别有力, 抓得我很痛。 然而此时我已顾不上痛了,我所有的精虫都已上了弦, 只等一声令下发射了。 几乎在先后不到几秒锺的时间里,我和舅妈同时达到了高潮。 只见舅妈在多次勐烈的悸动后,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 这一天,我们几乎是在性交中度过的。 只要休息过后我能勃起,我们就接着性交做爱。 舅妈除了做爱和高潮后的短暂酥软失神状态, 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紧紧地抱着我度过的。 舅妈一遍又一遍地吻我,从头上到每个脚趾头都含住过。 舅妈说,我是她命中的克星,她以前从未有过不本分的念头, 自从看见了我留给表姐裙子上的那块精斑就着了魔似的迷上了我, 忘记了年龄忘记了辈份。 以后的几天,类似的环境又出现了一次, 我和舅妈又一次做了一整天的爱。 然而这一次,差点出了问题。 那一天下午,我们刚完成一次极度高潮的性交。 正躺着说话。 舅妈照例抱着我。 突然听见有人在院子门前喊。 原来是村子里一个开拖拉机的人,在外面碰到舅舅, 舅舅就让他给带了一些东西回家。 舅妈听见有人喊吓了一跳,我们赶紧起来穿衣服, 穿好衣服清除了房间里精液的味道(那时农村人喜欢在家里的神龛前点一支味道特别大的香), 做了一些简单的整理后舅妈让我躲到楼上去, 然后从后门开始一边回应一边慢慢打开所有的门。 舅妈说: 「哎呀真巧,我刚从外面回来。 」那人把东西放在家里并没有立刻走,而是左右寒暄了半天, 还煞有介事地问道: 「你那上大学的外甥不是来玩了吗 怎麽不在?」舅妈说: 「他在外面走走还没回来呢。 」等了半天,那人终于走了,舅妈把我叫下来, 红着脸按了一下我的额头。 以后的岁月,我谈恋爱,找工作,结婚生子。 我那漂亮性感的舅妈也日渐衰老。 十几年过去了,虽然以后再也没有和舅妈性交过, 但是在所有的日子里我都能感受到舅妈对我的关切和照顾, 舅妈对我的爱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自己无法分清, 既有对孩子的爱也有对男人的爱,也有情,也有性。 有了孩子和家庭,加上工作的关系,接触舅妈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对舅妈的关爱我却不能有更多的表示。 然而内心深处,我深深感谢舅妈那个年代给我的那无与伦比的性和情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