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师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师悦。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传承着知识,传承者文明, 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今天人们学习知识的途径是越来越多, 但毫无疑问而教师仍然是传授知识的主体,是众多获得知识的重要途径, 甚至是唯一的途径。 国家很重视教师这一资源,把教师提高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一崇高的称号, 然而在物质上教师却处于社会的低层,并没有得到改善。 但老师也是人,也需要生存,他们也有亲朋好友, 也有七情六慾。 我们不必把教师这一职业神圣化,因为教师只是一种职业, 和其他职业没有什么不同。 让我们走近教师,感受他们内心的世界吧。 记得在上初 中二年级时,新学期刚开学的第一节课语文课, 教室的门开了。 进来一名年轻的女教师,个子不高,甚至说有点矮, 穿着一双黑色高根鞋也就是155左右的楼,衣着很简单, 一条深色体形裤把纤细的小腿衬托的格外有形 上身米黄色小衫胸部挺挺的。 掩映在蓝色小坎内。 一头短发,显得干净利索。 一张漂亮的娃娃脸,光洁,娇嫩的皮肤, 吹弹欲滴看起来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姓陈,今年刚毕业,学校安排我担任咱们班的班主任, 并教咱们班的语文课。 」那声音,莺歌雁语,很柔很柔,甜甜的,听起来很舒服。 一时间,教室里静极了,平时这个教室里乱哄哄的样子不见了, 我样大家都和我一样被陈老师的美丽惊住了吧。 想想也是,在这个山村学校里,平时除了老头, 就是老太婆一个凶巴巴的,犯了一点的事,训得你眼蓝。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班学习不好, 但是班级空前团结号称万魔洞,当时电视正热播封神榜, 于是我们班就有了申公豹苏妲己,纣王等等。 在我们班的齐心合力下,粉碎了学校数次对我们的进攻, 班主任换了一个又一个没用,玩不转我们。 每当新换一个班主任,我们都要给来个下马威, 出点难题试试火力。 这个美女班主任嘛,当然也不能例外,「老师, 你是不是没有给校长送礼呀让你教我们这个班, 我们可是全校有名的呀」「哦是吗?我知道越调皮的孩子, 越聪明是不是咱们班全是高智商呀?」头一次有人说我们聪明, 这话听着舒服那声音不容你反驳。 「我相信,如果咱们班会把聪明的智商用在学习上, 我们将会成为全校乃至全县的优秀班级,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接着,美女老师,又给我们详细分析我们班的情况, 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办法。 我们也积极向美女献言献策,就这样,班级逐渐走上了正轨, 我们班最终成了全县的优秀班级体。 一个班40多人,考上县一中的就有30多, 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 我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商,这天根据协议, 我去一所县城中学去考察建楼事宜。 走进学校里,下课铃响了。 从教室里走过一个娇小的女人,穿着高根鞋, 一头短发身影是那么熟悉,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美女老师呀。 「陈老师」我不由的喊了出来,陈老师应声停下脚步, 朝我这边望着。 我快步的跑了过去。 「陈老师。 」「你是?」「我是魏晨。 」「变化真大,老师都认不出你来了,那会你是小个, 现在倒是满魁梧了」「老师你什么时间调这来了。 」「调到这好几年了。 」「陈老师,现在过的怎么样呀?」「能怎么样, 凑和着过呗」一丝犹豫很快掠过陈老师的脸。 当年的少女,如今变成了丰韵犹存的少妇, 三十七八的年龄处处露出成熟女人的气息。 撩拔着我的心弦。 虽然,这些年我不缺少女人,但这确是我少年心中的渴望呀。 以商人阅人无数的眼光,我知道,陈老师有事情。 由于我此行的目的是考察,旁边还有不少人在等我, 不便于深入的交流我于是向陈老师要了手机号, 继续去考察。 晚上,学校领导安排吃顿便饭,说是便饭也是很丰盛, 酒过三巡闲聊了起来,我便向领导问起了陈老师的情况。 校长沉默了一会,说先喝酒有时间再和你说这事。 我迫切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哪里还喝的下酒, 再说酒也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大家又少坐了片刻,就出来了。 校长说: 「有空不,去找个地坐会?」我知道他要同我说刚才的事, 于是便找了个僻静的小地方一人来一瓶啤酒, 要四个小菜就说起话来。 校长说: 「当年陈老师教学成绩出众, 我们这缺这样的好老师经学校申请教育局,把陈老师调到县二中。 陈老师在那教学很出成绩。 「可是,事有不好,那天,某公安局长的儿子齐名, 在街上闲逛碰到陈老师。 」「你说,这个混蛋,天天睡到10点多才起, 那天就抽疯的七点多就出来了。 」「碰到陈老师,立刻就看上眼了,非要和陈处对象。 」「陈老师哪看上这个人渣了呀,况且当时陈老师已经有对象快结婚了, 她当然不同意。 」「你别说,齐名这小子,别看胡做非为,对陈老师可是用的真心。 半年多的时间,天天来学校,上班来,下班走, 并扬言陈是我的女人,我占下了,并当众砍下一截小拇指, 以示决心。 」「把个陈老师搅得没法工作,学校领导也没有办法, 陈老师甚至不敢单独出门。 」「这是什么时间的事呀?」「应该是陈老师来的第三年吧。 到现在也好几年了,听说那个齐名又搞了个女朋友, 后来就去的少了。 」陈老师的对象偷偷的把她调到这来了,她们在这结的婚, 有三年了吧。 「陈老师的对象是做什么的?」「他以前在单位上班, 后来下海了听说现在在海南呢,很少回来。 」「哦,」我若有所思。 「哟,快12点了,进紧回去睡吧。 」回到家里,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辗转反侧,脑子里满是陈的身影,直到早上六点多, 才迷迷煳煳的睡去。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拿过手机一看呀,陈老师。 「喂,陈老师」「魏晨,你有时间吗?晚上我烧几个菜, 你到我家来吃晚饭吧。 」「陈老师,不用费事了,你出来我请你。 」「我不喜欢在外面吃,还是来家里吧,外面的食品不卫生, 你这就过来吧。 我们住在欣丰区26号」我没有开车, 到外面打个出租20分钟后,我到了欣丰26号。 按响了门铃,门开了。 陈老师腰里系着围裙。 在家穿着很随意。 我的一双眼睛,在陈老师的身上上下搜索着。 陈老师脸一红说: 「快进来,你在客厅坐会, 那有水果自己随便,我去做饭了。 」转身做饭去了,我进了客厅。 在客厅的墙上挂着陈老师的结婚,看着那漂亮的美女对老公的恩爱姿势, 心中不由的一阵痛。 我知道自己绕不开那道心结。 「吃饭了」陈老师喊到。 我收回目光,快步来到餐厅。 哇好香的味道,平时大鱼大肉的惯了,见到这几样精致的小菜, 顿时食慾大增。 的陈老师已经换了刚才做饭的衣服,穿上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 脚上穿着凉托露出饱满的脚趾,很有冲动。 陈老师转身从屋里拿出一瓶红酒,把我们两个人的杯子都倒满了。 「这是他上班时人家送的,也没人喝,今天你来了, 就喝这个吧。 」「来,先吃口菜,尝尝我的手艺,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我夹了一口,放在嘴里,连唿「香,真香, 老师你的厨艺真好。 」「呵呵,我做不好,是你吃惯了大鱼大肉, 换个口味罢。 」「就是好吃,老师做的什么都好吃。 」「来,祝贺你取得今天的成绩,希望你的公司越做越大。 「说着一口干了。 我自也不示弱,也随着一饮而进。 我为老师倒上一杯酒,自己也满上酒「老师, 祝你永远这样年轻漂亮。 」一仰脖,一杯酒又干了。 就这样越说越开心,越喝越有兴致,不知不觉中, 一瓶酒见了底。 「你等着,我去拿酒,今天喝个痛快。 」「老师,不要喝了,喝的不少了。 」「嘿,这才哪到哪呀,早着呢,我自己一瓶没事。 」说着去了屋里上学时,听说陈老师从来不喝酒, 现在怎么这么能喝呢?正在想屋里传来呕吐声。 我快步的走进屋里,只见陈老师一只手扶着酒柜, 另一只手拿着一瓶酒拿着酒的手按在桌子上, 我赶紧上去扶住陈老师。 陈老师就势倒在我的怀里。 我把酒拿过来,放在桌子上。 把老师半拖,半抱的放在了床上。 「不行,我还要喝,我没喝够呢。 」「你怎么不让我喝酒,我没醉。 」说着,喊着,突然之间抱着我的胳膊放声大哭起来。 我怜惜的抚摸着陈老师的头发,低头轻吻她的头发。 手禁不住伸向老师那高耸的双胸,用力的揉搓着。 不一会传来了,老师的低吟声。 我的下体也感到蠕动,是老师在轻轻的抚摸, 一时间下体充血,更加饱胀。 这样的情景,在梦里有过,这个梦已经做过多年了。 今天终于变成了现实,我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酒后的冲动, 已让我失去了理智更何况这是我朝思暮想的老师呢?我忍不住把老师抱起, 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陈老师似乎是睡着了。 我快速的除去了老师的衣服。 一具完美的胴体展现在我的眼前,这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 这是一个梦想了若干年的身体是一个让我冲动, 让我兴奋让我忘乎所以的神圣胴体。 我亲吻着老师的每一寸肌肤,在我的热吻下, 老师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当我亲吻到老师密处时,那里已是一片泥泞, 沾的我满脸都是我此时只有幸福。 我甜蜜的亲吻着,水越来越多。 「快上来吧,我受不了了。 」「上来做什么?」「嗯,你讨厌。 」「上来做什么呀,我不知道呀?」「你坏, 你是知道的。 」「我真不知道,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操逼。 」老师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我没有想到,文绉绉的老师,也会说这么粗俗的话, 让我兴奋不己。 我飞快的扯掉碍事的衣服,提枪上马。 很轻松的,一杆到底。 老师舒服的长出一口气,屁股用力的向上挺着, 那神情哪里是喝多酒的样子呀?我快速的抽插起来。 约莫有20分钟的光景,老师啊的一声, 紧紧的抱住了我一动不动了。 我又快速的抽插了几下,也大叫一声,尽情的射向了老师的阴道深处。 我们相拥着。 「老师,你刚是真多,还是假多呀?」「真多了呗, 让你占便宜了「休息了一会。 老师说: 「走吧,接着喝酒去。 我还没喝够呢,今天不把你喝多,你就甭想走。 」我喝多了,还能走吗?为什么幸福来的时候, 总是大把大把的呢?我端着酒杯浅红色的后面是一具美丽的胴体, 我漂亮的女神。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饭后,我们相拥着走近陈的卧室,躺在床上, 这时已没有了初见时的羞涩。 老师也彻底放开了,展示出成熟女人的慾望。 我轻轻的解开老师的衣扣,探进手去在胸上抚摸着, 乳头顶顶的摇来摇去,似讨好,似撒娇,那么的招人喜欢。 由于那会刚泄过一次,这时我想要的慾望不是很强, 于是就把时间延长让老师尝到人生的极乐。 我小心的抚摸着乳房,挑逗着乳头,老师杏目微闭, 那表情似痛苦似享受,嘴里不时的咽着唾液。 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双儿」「嗯,你怎么可以这么叫我?」「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老师, 这样感觉特别有情调你不会觉得老师淫荡吧。 」「怎么会呢,老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爱都爱不过来, 就是想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好好爱你」「那我还是希望你用你的强壮好好的欺负你的女神吧。 」那是一脸的迫切,声音里充满了渴望。 「来吧,我亲爱的女神,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吧。 」她顺从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我看见了她的小穴, 粉红欲滴娇口微张,吐着热气,流着口涎,把阴毛也打的一缕一缕的。 随着老师的唿吸,小穴也一张一翕,在无声的召唤着。 这是多么美的小穴呀,她没有多数女人的幽黑, 分明是没有饱经人事的创伤她依然娇嫩无比, 宛如处子的粉红。 这些年我亲爱的女神是怎么过来的呀,一个已婚女人缺少了男人的浇灌, 如何能娇艳无比呢。 我的内心一时间无比的爱惜,情不自禁地用嘴含着了她的阴蒂。 老师一阵痉挛,双腿盘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头紧紧的压在小穴上, 我贪婪的舔吸着那甜密的花液源源不断的流出。 我吸进嘴里,咽了下去。 这是为我而流的爱液,不能浪费一点。 「老师的逼,好么?」「好,真好看, 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老师笑着说,扭动着身子,把一个湿漉漉冒着热气的小穴覆在了我的嘴上, 随手拉过一个小枕头垫在了腰的下面。 轻声低吟着。 这时小穴更加突出出来,方便了我的活动。 我努力的来回轻舔,拼命的把舌头伸进老师的身体更深处, 在里面探索着。 老师的身体起挺越高,啊的一声之后,突然重重的放下了,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股白浆喷射而出,我嘴和脸全是湿淋淋的。 我知道老师高潮了,嘴吸着老师的小豆豆一动不动, 感受着老师的痉挛。 过了好一会,老师才安静下来。 老师缓缓的爬起来,扯掉了我的衣服。 脸色红红的,「你对老师可真好,第一次有人给我舔逼, 真是舒服死了。 」「老师,以后我天天给你舔好不。 」「唉,你那有时间来找我呀。 在一起时,我们还是尽情的快活吧,来,老师也给你舔舔棒子。 」说着趴在我的身上,捋动着棒子,娇唇不时轻触, 舌尖轻舔马眼麻麻的,痒痒的。 舔了一会,老师转了个身,雪白的大屁股对着我的脸, 我明白老师的意思。 扒开小穴,用力的吮吸,滑滑的粘粘的液体, 顺着大腿往下淌。 「晨儿,想进去么?」老师媚笑着转过头来。 我嗯了一声。 老师起身掉了个头,重又横跨在我身上, 手握住了我的鸡鸡。 另一手在自己的小穴处摸了一把,涂在了我的鸡鸡上, 扒开小穴在棒棒上蹭着蹭着。 就是舍不得放进去,体验这欲进未进,想进不进那挠心, 难耐又极刺激的滋味。 我向上挺着腰,龟头轻触小穴,小穴刚张开口, 又掉了下来。 老师在上面格格的笑着,用手捋动着包皮, 老师小心翼翼的把它往穴口一带屁股也顺势的向沉, 缓缓的进到的老师的身体里让老师不由得舒服的哼了一声, 我也放松的出了口气那进入的过程是耐人寻味的, 一点点的缓缓的,清楚的感觉到鸡鸡进入的褶皱, 那温暖那湿润,一寸寸的进入老师身体,感觉自己在占有老师, 在和老师融为一体。 老师的身子慢慢地动了起来,一下一下套弄, 在到底的那一瞬还将屁股扭动扭动,让肉棒更深度的接触到花芯, 两片肉夹着那里粉红色的口,青筋爆胀的棒, 混着白浆在咕叽声中,开始了深入的抽插……「晨儿, 舒服不?」「舒服」「和别的女人做过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时沉默。  「做过没有?」老师催促问到「做过」「和谁做舒服呀」「老师」「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做爱」「什么做爱呀, 就是操逼」「喜欢操逼吗?」「喜欢」「那老师天天让你操逼 好不好?」「好」我再也忍不住了。 一翻身把老师压在了身下,把老师的两条洁白的腿扛在了肩上。 腰部向前一送,鸡巴就没在了老师的逼里。 慾火让我开始了无休止的抽插,一口气插了数百下。 插得老师浪叫连连「操啊……晨儿,操老师……操老师的逼……」「好晨儿, 用力呀啊……又干到花芯了,你的鸡巴真大呀。 」「大鸡巴干的我好舒服呀,我要你以后天天的操我。 」「你个小坏蛋,以后没你我怎么过呀。 」老师的疯狂呻吟,浪叫,让我加快了速度, 次次深入下下见底。 感觉老师的下边张的大大的。 开始的褶皱不见了,只是一肉洞,暖暖的洞, 泛着水光的洞。 一阵酸痒涌了上来,一时精门大开,在老师的体内发射着肉弹, 老师里面的小嘴尽情的吸着。 终于,所有的慾望在狂乱疯迷的嘶叫中, 宣泄地从身体里涌出来老师颤抖着绷直了身子, 又轰然倒下软软的无力的躺在床上,再也不叫了。 房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好久, 才呢喃着说了句: 「晨儿, 老师以前白活了做女人可以如此的快乐。 」「老师,这只是你新生活的开始,我要把你以前丢失的快乐找回来。 」「我在新开发区有套房子,离你们学校很近, 你就搬过去吧。 」「那我怎么和他说呀」「那和你们学校的家属楼在一起呢, 你就说是学校分给你住的再说了,他一年也回不来几天, 那不和我们新家一样?」「你对我真好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嫁给你, 做你的女人。 」「现在你就可以嫁给我,做我的女人。 来让老公好好疼你」一场大战又拉开帷幕。 。